2010年3月22日 星期一

外篇廿九 民意解讀

第四章 衝冠一怒為紅顏
外篇廿九 民意解讀

學院內,社會科學探討了各種收集民意的方法,以及怎樣才能客觀反映民情。只可惜如果有人存心指鹿為馬,他可以在設計調查方法時做手腳,又或是演繹調查結果時,扭曲數字的意義,片面說出自己想說的一套。如此一來,表面科學和中立的調查,淪為造假工具,對了解真相毫無幫助。

要解讀政府在諮詢期收集得來的大批意見書,大家要先理解「樣本」的問題。做調查的首要功夫,是確保調查對象是從人叢中隨機挑選出來,這樣才能避免偏差。可是政府在各項事務的諮詢,並非科學化的民意調查,隨機抽樣地主動查問大眾,而是反過來要求市民給意見。於是政府收集得來的「民意」,大多來自政黨或利益攸關的團體,普羅大眾絕少會花時間閱讀諮詢文件,然後提交意見書。就算跟諮詢範疇有切身關係,人們還是喜歡在茶餘飯後嘮叨幾句,頂多致電電台烽煙節目討論一番,(近年則多了到互聯網討論區),不會依從官方途徑表達。

就是這樣,諮詢公眾有著先天缺陷,需要官員小心研讀意見內容和評估民情,不能從表面理解,更不可以此作為民意調查。事實上,這種諮詢安排可讓某些「有心人」「製造」民意,擾亂視聽。只要贊成或反對某項政策的一方,動員同一鼻孔出氣的群眾,以「一人一信」的分式,又或是化整為零地分裂成無數社團,紛紛向政府表達「民意」,便能夠在數量上和氣勢上壓倒另一方。譬如說,部份基督教信徒反對合法賭波,便鼓動信眾「勸教」政府,使官員收到的意見,九成都是反對的,跟主流民意大相逕庭。如果官員盲目相信這些意見的數目,否決賭波合法化的話,未免昧於現實。
這次廿三條立法,也出現上述缺陷,大批不知名的親共社團一窩蜂修書挺立法,圖把大律師公會等理性建議淹沒,製造民意擁戴的假象。事實上,這種做法並非初見,在還原惡法等事情上已是如此。同一時候,由於廿三條爭議巨大,反對聲眾,不僅親共份子動員起來抗衡,城中商賈也要以個人名義聲援政府,哪管這些權貴是被逼表態,還是乘機「擦鞋」,以博取北京信任。至於另一方的民主派,眼見「保皇黨」落力製造民意,他們沒有坐以待弊,在街頭拼命收集市民簽名。結果政府收集得來的正反意見,表態的居多,實際針對條文的意見較少(見圖表六十九B),連葉劉淑儀也如是說。至於兩大陣容各自遞交的簽名總數,則是八六年一百萬人簽名反對深圳大亞灣興建核電廠以來,最多的一次。

面對十萬份意見書和三十多萬個簽名,政府該如何處理才好呢?如果官員真的希望改良建議的條文,那麼他們應集中研究民間對條文的種種憂慮。然而這邊廂梁愛詩領導的律政司聽從部份民意,提出九項修訂,那邊廂葉劉淑儀卻無事生非,把各式各樣的民間意見書印製成《意見書匯編》(匯編),然後視諮詢結果為民意調查,聲稱擁護立法的人較多,完全忘記她曾說過她會對意見書「重質不重量」。但正如前面所說,諮詢不等於民調,政府不應該以意見書的多寡來武斷民情(《匯編》本身也說諮詢結果不代表全體市民意見)。再者,葉劉淑儀在詮釋結果時,刻意誤導公眾,一如居留權爭議時那樣玩弄數字,把十萬份意見書籠統地分為三大類--完全贊同政府、反對立法或政府建議、立場不明。這種非黑即白式的分類方法,既是粗疏,也反映了官員心底裡的敵我心態,要麼完全臣服於政府的建議,否則便是反對派,不留迴轉餘地。於是贊同立法但不滿條文內容的人,便推到對立的一方。此外,政府把意見書分類時,屢屢出錯,把眾所周知反對立法或不同意建議條文的知名團體,當作立場不明,有份起草《約翰內斯堡原則》的達蘇莎的意見書更淪為「補充資料」,還有一些反對陣營的意見書給漏掉,鬧出不小風波。

這還不止,葉劉淑儀為了營造民意附和政府的假象,把意見書分成四種--團體意見書、個人意見書、內容劃一的信件或預先印製的意見表格,以及簽名表格。然後她貶抑簽名表格的份量,即使一張簽名表格內有三十人署名反對,還是當作一把聲音而非三十位意見。如此一來,反對政府的數量便大大減少,因為反對條文的普羅大眾嫌麻煩,多數簽名了事,絕少修書郵遞給官府。政府這樣看待簽名表格,乃至第三類的預先印製表格,大大扭曲了諮詢結果。事實上,一些個人意見書的內容純粹表態,例如富豪李兆基只是說立法能維護國家安全,符合祖國利益,支持政府盡快落實細則而已,其意見跟簽名表態的平民沒有多大分別。偏偏商賈的「表忠信」卻尊為一個個的獨立意見,大批市民湧往民陣街頭攤檔的簽名,卻隨時給官員簡化為「一人」反對,藉此得出逾半意見贊同政府的結果。

更糟的是,葉劉淑儀為了指鹿為馬地宣稱支持政府的市民較多,竟暗示反對陣營的簽名不可靠,不是指有些簽名表格內只有姓名沒有簽署,像是從電話薄中抄出來,便是指有些簽名難以辨認,名字令人生疑,絕口不提一所親共學校(漢華中學)把中學生在課堂時的實用文練習,當作六十多封個人意見書,份量比六十位在同一張表格簽名反對的市民來得重(前者算作六十位意見,後者只當作一人)。另一方面,當葉劉淑儀在公佈刊印了《匯編》時,只是向記者講述本地意見書的諮詢結果,閉口不提逾九成反對政府的海外意見,以鞏固民意「擁戴」的效果。到了最後,她還掩耳盜鈴地,宣稱近九成意見對藍紙還是白紙草案沒有意見,但明明政府在諮詢文件內,從未討論過白紙草案問題,只是探求大眾對條文內容而非立法形式的意見,人們沒有提及白紙草案正常得很,更別說O二年底有六萬人上街,已說明了市民的想法。

到了這田地,葉劉淑儀為求「偽造」民意,已是無所不用其極。民主派要求政府重新整理諮詢結果,另找獨立機構分析這十萬份意見書。一些學者也看不過眼,成立「匯編研究組」,花了兩個多月時間整理意見書,撥亂反正地重新分類--不再粗疏的分成支持或反對,而是分清楚意見書之中,有哪些是原則上贊同或反對立法的,有多少人是純粹針對政府的建議內容,並更正了錯誤歸類的意見。與此同時,這些教授還替所有曾簽名表態支持或反對的市民,討回一個公道,不管寫下洋洋千字,還是簡單的簽下名字,通通當作獨立個體,繼而歸納出六成意見反對政府(圖表六十六B),推翻葉劉淑儀四個月前的說法。不管怎樣,一眾學者所做的功夫,只不過是還原諮詢結果的真貌,忠實地反映十萬份意見書的取態而已,卻同樣不可據此當作民眾意願。若真的要了解民意,最好來一次公投,由全體市民表態。奈何北京對「公投」二字甚為忌憚,一、兩年前才因為台灣計劃為「核四」公投而氣急敗壞,特區政府又豈敢讓香港人決定廿三條去留呢?

值得留意的是,O三年農曆新年期間發生《匯編》鬧劇後,不少「保皇黨」辯稱這是無心之失,是急於分類所致,值得體恤。既然政府讓歸類出錯的團體更正立場,事情便應告一段落,更何況需要糾正立場的意見書,寥寥可數,影響不了支持政府的整體「民意」。加上葉劉淑儀也道歉了,民主派不該窮追不捨,糾纏於「次要問題」,而是切實討論條文內容。不久以後,同一幫人便要用同一番說詞,替鬧出買車醜聞的梁錦松辯護,一邊說避稅金額不多,是無心之失,一邊說梁錦松已認錯道歉,眼下社會應集中精力滅赤,不要再追究(詳見第二章)。在高官頻頻失誤的董建華年代,做「保皇黨」可做的不是一件易事。

〔圖表六十七 政府演繹的民意〕 〔資料來源:實施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諮詢文件意見書匯編、政府新聞公告(http://www.info.gov.hk/gia/general/200301/28/0128201.htm)〕
〔圖表六十八 學者演繹的民意〕
 〔資料來源: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公眾意見匯編研究組/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(http://hkupop.hku.hk/chinese/columns/columns16.htmlhttp://hkupop.hku.hk/chinese/resources/bl23/bl23gp/report/app12.pdf)〕
〔圖表六十九 意見書的「質素」〕
 〔資料來源: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公眾意見匯編研究組/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(http://hkupop.hku.hk/chinese/columns/columns16.htmlhttp://hkupop.hku.hk/chinese/resources/bl23/bl23gp/report/app12.pdf)〕
(2838字)


目錄
上一章節:4.15 第二回合
~暫別之言~


圖表六十七 政府演繹的民意(請click圖表放大)
註:政府指88%人對白紙或藍紙草案無意見, 是指88%的意見對此沒有表態, 不等於無所謂


圖表六十八 學者演繹的民意(請click圖表放大)


圖表六十九 意見書的「質素」(請click圖表放大)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